該章節已被鎖定

作者:吃雞大哥 || 上頁目錄下頁 || 手機閱讀總裁老婆賴上我最新章節該章節已被鎖定
熱門小說推薦: 權力巔峰 寶鑒 官道無疆 校花的貼身高手 大鑒定師 神藏 都市藏真 道藏美利堅 天下珍玩 美利堅牧場 絕品天醫 農家仙田 斗破之無上之境 文藝時代 極品小農場
他想用這樣的方式來收買陸易,認為自己既然都已經把秘密告訴陸易了,陸易自然會相信的。

    他本以為自個兒好不容易回來一次,余微一定會給他面子。

    可是剛才那個爭吵讓他覺得有些意外,也多少覺得有些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所以他借故出去買酒,實際上應該是去冷靜和想主意去了。

    陸易想要做的,不過就是多一點在公司的幫手。

    想要拿到賬本,白鐵柱是個很大的麻煩,和他做朋友,總比和他做敵人要強的多。

    更何況今天從他的嘴里,陸易還知道了一個了不得的事情。

    王歡歡雖然是個處女,但是居然還有前夫,也就是說她和周彬之前,應該還有過一個男人。

    而現在周彬所有的一切家財,全部都是那個男人的。

    想到這兒,陸易也端起了酒杯。

    反正面前的白鐵柱陸易看也喝的差不多了,油亮的大肥臉通紅通紅,估計酒后吐真言,也不會隱瞞陸易什么。

    “既然咱倆都這交情了,我也不叫你白總這么外道,我就叫你一句白哥!從今往后,咱倆就是兄弟了,以后在公司里還請你多多關照。”

    陸易主動先發制人,白鐵柱顯然覺得陸易順從了,很是得意。

    他一口酒又抿了下去,整個人渾身酒氣四溢,聞的陸易直頭疼。

    他仿佛心里憋了很多的話,估計是在周彬那沒少受委屈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個說話的人,他是一口酒,一句話,可算把心里那點兒委屈都倒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說,兄弟,這以后在公司里,你可真得注意點兒!認識了威廉嗎?這威廉是什么人?了不起的人,就是個娘們兒!”

    白鐵柱說話有些語無倫次,但是陸易聽出來了,整個銷售部他最討厭的,就是威廉。

    他一口一個娘們兒,應該說的是威廉的做派。

    陸易好奇,一步步的試探著。

    “白哥,那威廉總監他是不是彎的?”

    “什么彎不彎的,他就是個太監!他壓根兒就不是男人,什么威廉總監,威廉太監!”

    陸易也不知道這家伙說的是真是假,不過這威廉的身邊的的確確沒有女人。

    陸易又想起了上一次在他別墅里面看到的一幕,到處都是一絲不掛的男人。

    這家伙就算不是個太監,也肯定是個變態了。

    “那威廉總監他在公司究竟是干什么的?看樣子地位不輕,我估計連周彬都得讓他三分。”

    “他表面上是個總監,實際上可是一個舉足輕重的人物,這周彬的錢能不能轉起來,全靠這一個人了!

    不過他是什么人我也不太清楚,我和他沒有什么交集,你都做了他助理了,以后有的是機會知道!不過我可告訴你一句,那男的口味不輕,你自己注意點。”

    陸易有些緊張的點了點頭,這白鐵柱肯定是知道什么內幕故意不告訴陸易。

    他果然是老奸巨猾。

    陸易看這酒也喝得差不多了,壯著膽子開口問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白哥,我在咱公司,可沒見到財務部啊?”

    陸易是覺得白鐵柱喝多了,說不定會沒有任何猶豫的就告訴陸易。

    可是聽到陸易說財務部這三個字,他顯然顯得有些警覺,不過很快就笑了。

    “狗屁,虧我還覺得你聰明,那小妞天天在你身邊晃悠,你都不知道她是干什么的?”

    白鐵柱的綠豆眼睛露出了一絲的色相。

    陸易愣了一下,整天在陸易身邊轉悠?

    蘇珊!這所謂的財務部,實際上就是這個女人自己!

    今天晚上還真沒白來,發現了這么多了不得的新聞。

    陸易本想再問兩句,可是白鐵柱真的喝多了。

    陸易用力的推了他兩下,他睡得跟死豬一樣,呼嚕打的震天響。

    陸易無奈的坐在椅子上,伸著脖子看了一眼房間的方向。

    房間的門關的死死的,沒有任何的聲音,想必余微已經帶著孩子睡了。

    陸易起身也準備告辭,就在陸易猶豫著該不該和余微告別的那一刻,房門忽然打開了。

    余微側著身子,身上只穿了一件吊帶的衣服,雪白的肩頭露了出來,對陸易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“過來。”

    她只說了兩個字,陸易就聽話的走了過去。

    陸易倒也不是想對這女人做什么,只是覺得她可憐,想幫幫她。

    余微回頭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兒,伸手拉了陸易一把,把陸易拉到了她的屋子里,輕輕地關上了門。

    “嫂子,你這是干什么?白哥在外面睡著了,你也理解理解他,他在外面打拼挺累的。”

    陸易看的出來,白鐵柱是真的喜歡他閨女,也想的為他說兩句好話。

    至于其他的,也和陸易無關了。

    可是這余微的眼睛里忽然射出了一絲的厭惡,她沒好氣的哼了一聲,忽然抬頭看著陸易。

    “我認識你,我知道你叫我,之前在他的夜總會里當公關!我就問你一句話,你認不認識清研?白清研!”

    被余微這樣一問,陸易有些徹底的發蒙,陸易也不知道她為何會問起白清研。

    陸易也不是不愿意回答,只是覺得腦子有些發懵。

    雖然陸易酒喝得不太多,但是那酒的確是有些上頭。

    陸易此刻就覺得腦子暈暈乎乎的,有些站不穩了。

    看到陸易喝多的樣子,余微沒有再次的追問,而是扶了陸易一下。

    陸易找一下腳下沒站穩,跌跌撞撞的差點沒倒了下去,趁機胡亂的摸著,就摸到了余微柔軟的胸部。

    陸易一個激靈的把手收了回來,的確不是故意的,臉也瞬間紅了。

    “嫂子,不早了,我也不打擾你們了,我就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陸易一邊說,一邊就把兜里的車鑰匙給掏了出來。

    這車鑰匙是白鐵柱的,這么晚了,陸易肯定也打不到車了。

    而且陸易并不覺得自己喝的有些多,順著小路走,說不定能夠開回去。

    余微本來沒想留下陸易,可是一看到陸易手里的車鑰匙,她頓時有些急,搶了過來。

    “你這不是胡鬧嗎?喝酒了還開車,今天太晚了,你一個人回去也不方便,住下來算了。”

    陸易也不知道自個兒今天為什么會那么不勝酒力,不過余微都已經開口了,陸易自然也不想拒絕,更何況此刻陸易的的確確是已經走不動路了。

    余微扶著陸易走到了客廳里,估計是想讓陸易睡在沙發上。

    可是她一出門就看見了趴在沙發上睡一覺的白鐵柱,無奈的嘆氣,她也是一臉的厭惡,又把陸易攙扶到了小房間。

    陸易此刻頭暈的要命,還一陣陣的犯惡心,倒在床上的一瞬間,手沒來得及松開,就把余微一下子拽到了床邊兒上。

    余微驚呼著倒了下來,直直的倒在了陸易的身上。

    陸易睜眼一看,才發現這眼前的余微長得和白清研,還有這幾分的神似。

    陸易大概是真的喝多了,已經分不清楚眼前是誰。

    如果不看見白清研,陸易對于她的思念似乎并沒有那么深。

    可是當陸易隱隱約約的看見那張臉的那一刻,陸易開始覺得有些心酸,對于清研的思念,也更加的重了。

    “清研,你到哪兒去了.......你知不知道我好想你......”

    陸易只感覺眼前的那個人影越來越模糊,越是看不見,陸易越感覺到對面的那個人就是白清研。

    陸易二話沒說的伸出手,就用力的抱住了她的腰,把她緊緊的抱在了懷中。

    懷里的女人很香,是清研身上特有的香味。

    這種香味和其他的女人不一樣,讓人感覺到很舒服,就好像是水果的味道。

    就是因為這種味道,讓陸易更加的感覺到此刻懷里抱著的就是白清研。

    陸易二話沒說,用腿一夾,就把她壓在了床上。

    一瞬間,啪的一聲,對面女人的巴掌就拍到了陸易的臉上。

    陸易猛的睜開了眼睛,才發現余微一臉冰冷的盯著陸易。

    她掙扎著整理了一下衣服,頭也不回的站起身,急匆匆的就出門去了。

    陸易這才一瞬間清醒了,酒也褪去了一半。

    陸易剛才的確是認錯人了!

    被陸易壓在身子底下的是余微,并不是陸易思念的清研。

    這一巴掌雖然讓陸易清醒了不少,但是陸易還是覺得惡心想吐。

    在床上翻來覆去躺了半天,最終陸易還是沒能忍住,捂著嘴巴沖出了房門。

    陸易本以為余微已經睡了,最后才發現她獨自一個人的坐在沙發上,正掩面哭泣著。

    陸易有些尷尬的站在了走廊的中央,也不知道該不該過去安慰她。

    可是還沒等陸易張嘴,惡心的感覺就再一次涌了上來。

    陸易無奈之下只得沖進了洗手間,趴在馬桶上,哇哇的吐著。

    該死的白鐵柱給陸易喝的絕對是假酒,否則陸易不可能這么難受!

    陸易吐的連苦膽汁都出來了,一陣陣的燒心難受的要命。

    就在陸易起身的時候,一只玉手忽然抱住了陸易,隨手扯下了毛巾,輕輕的擦了擦陸易的嘴角。

    “瞧你這點出息,不能喝酒,還死命的喝。”

    扶住陸易的女人是余微,她身上的味道讓陸易覺得很舒服。

    陸易實在是沒有力氣抬眼看她,只得無奈的嘆了口氣。

    余微把陸易攙扶出了洗手間,陸易整個人如同爛泥一樣,根本就無法自己走路,只得任由自己癱軟在她的身上。

    陸易的胳膊就觸碰在她柔軟的胸部上,低著眼睛,陸易剛剛好可以看到她是一群底下兩條修長白嫩的大腿。

    余微其實真的很美,是那種超凡脫俗的美。

    陸易一瞬間又開始有些幻覺,這站在陸易面前的分明應該是清研,她的這種美,和白清研有著異曲同工之處。

    余微一路把陸易扶回到了房間里,讓陸易靠在了床上,自個出門倒了一杯涼水。

    陸易很快聽見有杯子攪動的聲音,她把水放在了陸易的面前,但是并沒有讓陸易自己喝。

    而是一只手扶著陸易的背把陸易攙扶了起來,另一只手輕輕地拿起了杯子,一口一口的喂陸易喝著水。

    水很甜,里面應該是加了蜂蜜,陸易喝了之后嘔吐的感覺好了不少,這才無奈的嘆氣,對著她尷尬一笑。

    “真是抱歉了嫂子,給你添了那么多麻煩.......”

    余微倒是也沒生氣,好像剛才陸易所做的事情,她并沒有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她隨手放下了杯子,扯了一條單子蓋在了陸易的身上,對著陸易一笑。

    “你早點休息吧,吐出來了應該就沒那么難受了,我把水放在這個地方,想喝,你就自己拿。”

    她說完之后,又對著陸易笑了笑,這才起身出去了。
熱門小說推薦: 從此風月是你 我們要修仙 都市超凡仙醫 至尊女婿 奶茶甜妻 撒旦總裁晚上見 惹上腹黑秦少 鑒寶直播間 去鼓浪嶼的路上 山水密碼 你是過耳的風 都市神級傭兵 大國名廚 逃命吧作者君 重生之商海扶搖
澳门大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