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85章 生命

作者:陰間人 || 上頁目錄下頁 || 手機閱讀異世之絕天神帝最新章節第885章 生命
熱門小說推薦: 天域蒼穹 完美世界 大主宰 絕世唐門 雪鷹領主 不敗戰神 黑鐵之堡 白銀之輪 靈域 武煉巔峰 武極天下 重生之圍棋夢 裁決 電影世界逍遙行 深淵主宰
“怎么了?”看到景辰那驚訝的模樣,安東也是一愣,從他認識景辰以來,還是第一次看到景辰如此模樣。

    “你看這是誰?”說著,景辰閃開一步,露出了后面的月嫣然。

    “這不是大嫂么?怎么,你傻啦,還是你覺得我傻了?連大嫂都不認識了?”安東一臉不明所以的看著景辰。月嫣然并沒有理會安東的這一聲大嫂,而是緊盯著那幾個蓋著宙斯學院院旗的棺材,原本可愛的臉龐也是一臉詫異。

    “嫣然?嫣然!你真的沒死,贊美光明神!”不遠處傳來了凌雪的聲音。

    “雪姐姐,他們……他們都死了?”月嫣然一臉不敢置信的看著凌雪,臉上的表情都有些僵硬,一雙美目中盡是驚訝之色。

    微微一愣,旋即凌雪一臉悲傷的點了點頭,“都死了,等我們的人發現他們的時候,都已經涼透了,守護者大人來看過,說不像是魔獸做的。”說完嘆息一聲,沒有繼續說下去。

    月嫣然身子一怔,確實不可能是魔獸所為,昨天她也親身經歷了魔獸群的追殺,如果真的是魔獸做的,這些人的尸體恐怕一點都留不下來,那些魔獸分吃尸體以及舔舐地面的一幕,月嫣然恐怕這輩子都不會忘記,現在想起,胃中還隱隱一陣翻騰。

    “哼!”景辰冷哼一聲,牙齒咬的咯咯直響,“凌云……”

    看著景辰一副仿佛要殺人的模樣,凌雪一驚,開口問道,“小辰,怎么了?難道你說這事是二哥做的?不會的,肯定不會!”不管如何,凌雪也不會相信,一直溫文爾雅的二哥會做這種事情,雖然她也清楚,二哥與大哥因為皇位的事多有不快,但想來二哥還不會因為這個做下激怒宙斯學院的事。

    “什么不會,你知道那凌云昨天是怎么對待嫣然他們的?”景辰怒道,這一瞬間景辰那仿若利刃一般的目光從凌雪身上刮過,凌雪身子一顫,只聽沉聲道,“他不讓曼特城守城的士兵開城門,想眼睜睜的看著嫣然他們被魔獸殺死,這就是你二哥的所作所為!”

    景辰的語氣讓凌雪眉頭一皺,不管怎么說,她也是圣靈帝國的公主,但聽了景辰的話,她已經無暇估計景辰的態度,扭頭看著月嫣然,眼中滿是不信,無論如何她也不相信自己二哥會做這種事。可惜,月嫣然緩緩點了點頭,一臉悲傷的說道,“如果不是辰及時趕到,我們幾個早就成了魔獸腹中的美餐。”雖然兩人關系一直不錯,但凌云的做法實在讓月嫣然太過心寒。

    “什么不會,你知道那凌云昨天是怎么對待嫣然他們的?”景辰怒道,這一瞬間景辰那仿若利刃一般的目光從凌雪身上刮過,凌雪身子一顫,只聽沉聲道,“他不讓曼特城守城的士兵開城門,想眼睜睜的看著嫣然他們被魔獸殺死,這就是你二哥的所作所為!”

    景辰的語氣讓凌雪眉頭一皺,不管怎么說,她也是圣靈帝國的公主,但聽了景辰的話,她已經無暇估計景辰的態度,扭頭看著月嫣然,眼中滿是不信,無論如何她也不相信自己二哥會做這種事。可惜,月嫣然緩緩點了點頭,一臉悲傷的說道,“如果不是辰及時趕到,我們幾個早就成了魔獸腹中的美餐。”雖然兩人關系一直不錯,但凌云的做法實在讓月嫣然太過心寒。

    “什么?凌云那個雜碎!”一旁的安東也聽明白了景辰的話,惡狠狠的罵道,不光是他,周圍不少宙斯學院的學員都聽清了幾人的對話,也是一臉憤恨的表情,只有凌雪依舊不敢相信,自己的二哥竟然做出了這種事情,頭搖得跟撥浪鼓似的,看著周圍的眾人。

    良久之后,月嫣然輕聲喚道,“辰。”

    景辰被聲音驚醒,從沉思之中脫離出來,看向月嫣然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月嫣然輕聲安慰道,“別想了,或許……或許……”月嫣然終究沒有說下去,如果說不是凌云做的,她就連自己都說服不了,不管怎么看,整件事只有凌云有可能去做,并且一切證據也都或明或暗的指向凌云,但她總覺得事情并不那么簡單,不管怎么說,凌云身為圣靈帝國二皇子,應該不可能去做這種傻子都能看出來的事情。

    顯然,凌云不會是個傻子,但這些話她卻沒辦法在這里和景辰說。

    景辰微微一愣,抬頭看了一眼月嫣然,此刻,他心中也明白了月嫣然的意思,其實現在的他心中更多的是自責,他當時以為救下幾人,曼特城與科隆要塞之間才一百多里的路程,最多幾個小時就到,實在沒想到,就這幾個小時,幾人就遭遇了不測。

    目光掃了一眼四周,景辰扭頭對安東等人道,“我出去走走。”

    “辰,你去哪?可千萬……”月嫣然急忙一把拉住景辰的手,她怕景辰去找凌云報復,畢竟凌云是圣靈帝國的二皇子,就算是宙斯學院高層,沒有足夠證據的情況下也不能把他怎么樣,何況景辰。

    景辰搖頭道,“我只是出去走走,一會就回來。”說著,輕拂去月嫣然的手,景辰騰空而起,向著南方疾射而去。

    看著天際那越來越渺小的黑點,整個廣場都是死一般的寂靜,所有人目瞪口呆的遙望著那個黑點。

    “哄!”

    待到天邊那一點黑色隱去,不管是在竊竊私語的一眾新生,還是聽著幾人對話的老生,一齊發出了一陣驚呼,特別是那些去年與景辰一起加入宙斯學院的學員,雖然他們聽不少學長學姐們說過景辰現在的強大,但他們實在無法想到,景辰竟然強到如此地步,如今親眼所見不由都倒吸了一口冷氣,他們實在無法相信,這位與自己同歲的少年竟然真的是一位六級強者。

    看著天邊隱去的那一點黑色,安東看了一眼身邊的凌蘇,苦笑著搖搖頭,“老大就是老大,我們與他的差距是越來越大了。”

    凌蘇不自覺的點了點頭,“當初一直覺得他只是比我強那么一點點,現在看來……”說著,有些自嘲的笑了笑,旋即目光一凝,“他不會是去找凌云報仇去了吧?”

    安東搖搖頭,沉聲道,“應該不會,老大不是莽撞的人,不會做那種傻事的,就算要報仇,也不是現在……”說著安東的眼底閃過一道冷芒。

    科隆城外。

    “老師!”景辰輕聲喚道,此刻,景辰心中也有些迷茫,如果說凌云會殺那幾人,他心中也是有些不信,雖然他并沒有多深的閱歷,但也相信,這種連小孩子都能看出來的事,他,凌云,圣靈帝國的二皇子不會做。

    白光一閃,里奧斯出現在景辰身旁,平靜的看了一眼眉頭緊鎖的景辰,緩緩說道,“我剛才以感知檢查過那些孩子的傷口,很整齊的傷口,一擊斃命,而且很像是一人所為,如果我猜的不錯,這人的實力恐怕比你要強,應該是五級巔峰,甚至六級初階,而且,這股能量我總覺得有些熟悉……”

    “六級初階?熟悉?”里奧斯的答案讓景辰心中更加疑惑,凌云本身的實力他是清楚的,四級巔峰,就算使用那把神器寶劍,也就是五級初階的實力,與五級巔峰還相差甚遠,就更不用說六級初階。

    保護凌云的護衛,實力也并不是很強,最主要的是,里奧斯最后說的熟悉,能讓里奧斯感到熟悉,這點本身就不一般,里奧斯是什么級別,曾經的十級強者,能讓一位十級強者感到熟悉,單是這點就足以讓景辰震驚的了。

    沉吟半晌,里奧斯再次開口說道,“殺死那幾人的能量,我似乎在與你交手的星隕身上發現過。”

    景辰一臉沉重的看著天空,此刻他突然發現,在進入神之脊梁的那一刻,好像就有一只看不見的大手在操縱著一切,空曠的神之脊梁核心區,星隕設下的陷阱,龐大的獸海,還有這次殺掉幾人,這一切處處透著一股陰謀的味道,仿佛有人正在暗處編織著一張大網,而景辰等人早已被陷入其中。

    “難道是……?”景辰突然想起,在當初面對獸海之時,里奧斯曾經說過,那些魔獸是被獸王笛控制的,而獸王笛又是屬于獸庭的,那么這一切豈不是都指向了獸庭!

    仿佛感受到了景辰的想法,里奧斯微微一笑,“小辰,我不得不承認,你成長了很多,確實,這一切都指向了獸庭,而獸庭作為一個存在幾千年,如果加上前身,甚至已經存在了上萬年,如此長歲月的讓這個組織的能量遠超你的想象。”雖然肯定了景辰猜測,但里奧斯也沒有什么辦法,如果他的身體還在,自然不怕那獸庭,可惜,現在的他不過是一個靈魂,不管靈魂之力多么強大,終究只是一個靈魂而已,能做的實在有限。

    景辰點了點頭,表示自己明白,剛想開口在說些什么之時,卻被里奧斯揮手打斷。

    “有人來了。”話音落下,白光一閃,里奧斯便消失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景辰緩緩的點了點頭,目光掃向冷妍樂和不遠處的凌云。

    此時此刻,兩人的目光也同時集中在了景辰的身上,看到景辰那一臉凝重的表情,冷妍樂心下一驚,幾步來到景辰身旁,一只手抓著景辰的胳膊,那副模樣,好似落水之人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般,“不管怎么樣,你一定要救救亞隆,一定要救活他啊。”說著,兩行淚水從冷妍樂眼中涌出,滴滴答答淋在了索亞隆的臉上。

    “唉。”景辰長嘆了一聲,緩緩說道,“雖然我有一種辦法能救活亞隆學長,但有一個前提,如果無法滿足這個前提,我恐怕也是無能為力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前提?”冷妍樂和凌云異口同聲的問道,聽到凌云的聲音,冷妍樂扭頭看向凌云,嘆了口氣,并沒有說些什么,其實,她心中也是清楚,索亞隆的死并不能完全怪到凌云身上,但對于凌云這個親手殺死索亞隆的人來說,她已經不能完全理性處理了。

    景辰微微仰起頭,眼神游離于天際,仿佛陷入了深深的回憶之中,半晌之后,淡淡的說道,“在我很小的時候,到過一個地方,那是一個很神奇的地方,在那里我發現了一張卷軸。”

    “卷軸?”盡管不知道景辰接下來要說什么,但女人的直覺告訴冷妍樂,救索亞隆和景辰那時候發現的那張卷軸有很大關系。

    “一張神技的卷軸,一張記載著生命連接這個神技的卷軸。”景辰緩緩說道。

    “神技?”聽到景辰的話,在場的二人一齊驚呼道,神技,那是只有掌握神力的神明專屬的領域,一張神技卷軸代表著什么?代表著制作它的一定是一位神邸,雖然他們不知道對于神來說,制作一張卷軸是否困難,但此刻,擁有這張卷軸的景辰無疑是索亞隆的救星。

    景辰緩緩點了點頭,繼續說道,“雖然這張卷軸可以救亞隆學長,卻有一個條件,生命連接,顧名思義,必須有一個人愿意把自己的生命與亞隆學長共享,而這張卷軸上的技能可以讓兩個人的生命平均分配給彼此。”說完,景辰平靜的目光掃向面前的冷妍樂和凌云。

    凌云的臉上變幻著復雜的表情,而他的內心也在掙扎著,一邊是對于索亞隆的死心存愧疚,想要為索亞隆做些什么,但另一邊,潛藏在內心深處的自私又讓他不愿意與索亞隆分享自己的生命,這種大義與自私的選擇,不光是凌云,每個人都會有。

    “好,只要能救活亞隆,我愿意與他共享生命。”冷妍樂急忙開口道,沒有一絲猶豫。

    景辰目光隱晦的瞥向一旁的凌云,盡管凌云也是張了張嘴,但最后還是頹然的沒有出聲,看到凌云的這番表現,景辰心中一嘆,他本以為凌云會站出來,畢竟,作為一位帝國的皇子,凌云從小接受的教育中最重要的便是責任和擔當,而這一刻,凌云竟然退卻了,如果凌云本就是這么一個人,那么老皇帝把皇位傳給大皇子也并不奇怪了。

    不再多想,景辰一伸手,一道銀芒閃過,景辰的手上多了一張并不古舊的卷軸,那卷軸看似非常普通,與一般的附魔卷軸無異,但卷軸上傳來的,那異常強大的能量波動瞬間使整個空間都是一顫。

    “這就是神技的卷軸?”冷妍樂看著景辰手中那個卷軸,質地怎么看都與一般附魔師所用的卷軸沒有什么區別,只不過這份能量波動,就算是她曾經見過的,家族長老們視為珍寶收藏著的那張附靈卷軸,其能量波動甚至不及這張卷軸的百分之一。

    景辰點了點頭,囑咐道,“一會不論發生什么事,不要抵抗,只管抱緊亞隆學長就行了。”說完,指尖輕劃,一個不大的六芒星陣瞬間出現在冷妍樂腳下,那星陣成型之時,一股淡淡的星光直射而下,整個星陣剎那間便亮起一絲十分微弱的光芒,身在其中的冷妍樂只感到一股龐大的,無可違逆的能量灌入自己的身體,按景辰所說的,她并沒有抵抗這股力量,就任由這股力量完全灌入自己的身體中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身體中愈加龐大的能量讓冷妍樂嬌軀輕顫著,但盡管如此,她依舊堅定的抱著索亞隆,只是口中時而發出的呻吟聲,顯示著此刻她是多么的痛苦。

    不多時,見冷妍樂與索亞隆兩個人都已被星光圍繞,景辰目光一凝,瞬間拉開了那合在一處的卷軸,一抹綠芒直射入陣中,正好射在冷妍樂和索亞隆兩人的身上。隨著那一抹綠芒的射入,星陣中的兩人身體開始發出淡淡的綠色光芒,一開始那綠芒很是柔和,而隨著時間的推移,綠芒愈加耀眼起來,漸漸的,原本兩人那清晰的身影先是變得模糊,最后完全被那刺眼的綠芒掩蓋。

    不僅如此,整片空間之內早已被濃郁的生命能量充滿,一股股生命能量不斷的沖刷著在場幾人的傷勢,除了早已生機斷絕的星隕以外,其他幾人的傷勢都在緩慢的愈合著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空氣中發出一聲輕響,刺眼的綠芒如潮水般退去,最后完全被冷妍樂與索亞隆兩人吸收,此刻,原本站著的冷妍樂已經坐在了星陣之內,索亞隆安詳的躺在冷妍樂的腿上。

    虛弱的一笑,冷妍樂輕聲喚道,“亞隆,醒……醒醒。”此刻,她已經感受到了索亞隆身體的溫度,盡管身體異常虛弱,但她的精神卻是亢奮的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呻吟了一聲,索亞隆漸漸睜開了眼睛,疑惑的看向四周,“我……我沒死?!”聲音中透著震驚。

    “你當然死了,不過是冷妍樂學姐分享給你一半的生命,又把你救活了而已。”景辰笑著走了過來,盡管他從拉希爾殘破的神格中找到了救活索亞隆的方法,但做成那種卷軸,他心里也是沒底,畢竟,這里有那么多人看著,如果他直接施放神技,難保不會被有心人惦記,適當的隱藏自己的真實實力,這是里奧斯教導景辰要牢記的最重要一點。

    “妍樂?!”聽了景辰的話,索亞隆急忙起身,瞬間把冷妍樂抱在了懷里,冷妍樂先是一驚,剛想掙扎,卻看到景辰那滿含善意的微笑,心念一轉,便也沒有掙扎。

    看到索亞隆真的活了,一旁的凌云臉色黯淡的轉身,緩緩向遠方走去,他心中清楚,這一次自己不但是得罪了索亞隆和冷妍樂二人,就連景辰恐怕也是對自己頗有不滿,所以,此刻他除了離開似乎也沒有什么其他方法來彌補幾人對他的間隙。

    景辰盡管瞥見凌云那落寞離去的背影,卻也沒有阻止,正像凌云心中所想的那樣,對于他的退縮,景辰心中頗為不滿,更何況,為了避免同行的尷尬,凌云此刻離開倒也是最好的選擇。

    半晌之后,景辰輕咳了一聲,這才讓原本相擁私語的二人尷尬的分開,冷妍樂目光游離的四處看著,躲避景辰那調笑似的眼神,索亞隆看向景辰,拱了拱手,笑道,“小辰,這次多謝你了。”剛才冷妍樂已經通過耳語告訴了索亞隆復活他的經過,為了自己浪費掉景辰一張神技卷軸,這種恩情他索亞隆已經不知道該如何報答。

    景辰微微一笑,“沒什么謝與不謝的,我們是朋友嘛。”

    “對,朋友!”朋友這兩個字似乎突然觸碰到了索亞隆的神經,他緊握著景辰的手,眼淚仿佛都要奪眶而出。

    “劍南小若他們不見了?!”突然,冷妍樂的驚呼聲傳來,就在剛才,她目光游離的四處看時,原本記憶中躺著劍南小若二人的位置竟然已經不見了兩人的蹤影,她四處望去,依舊沒有找到兩人。

    景辰也四處望去,確實沒有發現兩人的身影,眉頭一皺,緩緩說道,“可能是剛才神技溢出的生命能量治愈了他們的身體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景辰沒有說下去,但他的意思冷妍樂與索亞隆已經明白。

    “現在怎么辦?”冷妍樂抬頭看向索亞隆和景辰。

    “小辰,你看呢?”此刻,景辰無疑已經成了他們的主心骨。

    “先去登天梯,時間有限,我們已經在這里耗了不少時間,得趕緊到那邊與烏瑟斯學長匯合。”景辰緩緩說道。

    聽了景辰的話,二人也點了點頭,景辰所想也正是他們想說,彼此對望了一眼,索亞隆抱起還很虛弱的冷妍樂,與景辰一起向著登天梯的方向疾馳而去。

    “先去登天梯,時間有限,我們已經在這里耗了不少時間,得趕緊到那邊與烏瑟斯學長匯合。”景辰緩緩說道。

    聽了景辰的話,二人也點了點頭,景辰所想也正是他們想說,彼此對望了一眼,索亞隆抱起還很虛弱的冷妍樂,與景辰一起向著登天梯的方向疾馳而去。

    “先去登天梯,時間有限,我們已經在這里耗了不少時間,得趕緊到那邊與烏瑟斯學長匯合。”景辰緩緩說道。

    聽了景辰的話,二人也點了點頭,景辰所想也正是他們想說,彼此對望了一眼,索亞隆抱起還很虛弱的冷妍樂,與景辰一起向著登天梯的方向疾馳而去。

    :。:
熱門小說推薦: 靈懺 我有任務系統 龍武狂圣 無名劍者 絕武通天 諸天抽卡師 雷衍帝尊 隨機做夢變成龍 我的弟子從地球來 狂熱樂園 無敵從御獸開始 大佬穿越失敗了 萬妖神主 御獸進化商 紅塵之婆娑劫
澳门大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