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卷 求學問劍小少年 第三十四章 鬼怪作祟

作者:酒與星河 || 上頁目錄下頁 || 手機閱讀八方圣皇最新章節第一卷 求學問劍小少年 第三十四章 鬼怪作祟
熱門小說推薦: 天域蒼穹 完美世界 大主宰 絕世唐門 雪鷹領主 不敗戰神 黑鐵之堡 白銀之輪 靈域 武煉巔峰 武極天下 重生之圍棋夢 裁決 電影世界逍遙行 深淵主宰
行于前方的鐘離突然皺了皺眉頭,眺望四周,不安地說道:“有些不太對勁,附近的妖氣污穢之意越來越重了。”

    在隊伍最后面的李金拿出胸口不斷震動的尋妖鈴,走上前焦急詢問道:“前輩,該怎么辦?”

    突然,一道模糊身影攜帶著滾滾黑煙從樹林處疾馳而過,看到一行人后,停滯片刻,又向遠處迅猛離去。

    老者掏出飛劍,負于身后,凝重說道:“繼續前行,不要逗留。也不要分散于別處主動招惹他們,都抱緊點,老夫會適當散發出劍意震懾這群妖物。”

    一行人聞言趕緊往中間縮去,彼此之間站的極為緊密。只是要搬運的物資有些麻煩,商量片刻后,便決定舍棄掉鐵箱下的推車,拿出繩子系緊,滑在雪地上。大點的鐵箱就由兩人合運,小些的鐵箱就由一人獨自拖拽。

    葉凡抱住小姑娘,站在隊伍中間,小心的四下眺望,緩緩前行。

    陳巧倩從袖中拿出一疊符箓,分發給眾人,一邊發一邊凝重說道:“這些符箓是由我家族陣師刻畫而成,全都是至陽至剛的火符。若是遇到妖物,就將符箓對準然后撕開,威力頗為不俗,都小心些,輕易不要使用。”

    幾人都將符箓認真收好,隨后沉聲“嗯”了下。

    一行人快步而走,葉凡邊走邊抬頭看著天,納悶道:“怎么天氣越來越陰了?”

    “葉凡,快趴下!”李清風突然對著葉凡大聲喊道。

    少年聞言,直接下意識的抱著小姑娘一個飛撲,在雪地里留下了一個人形大坑。

    不出半息時間,一道黑煙便狠狠地砸在了葉凡之前的位置上。

    鐘離左腳用力下踏,怒聲大喝:“妖孽休要猖狂。”

    老者手中長劍紅光熠熠生輝,隨后將一道符箓貼于飛劍,隱有雷聲響起。

    這抹紅光在陰云密布的荒山中,格外引人注目。

    隨后長劍被老者操控著高高飛起,直奔黑煙而去。那團黑煙剛想要逃竄,就被飛劍一擊擊中,呲呲作響。黑煙哀嚎不已,很快就消散不見。

    魏成微微弓身,出聲問道:“小子,你和小明月都沒什么事吧?”

    葉凡見那團黑煙已經被打散,便起身拍拍身上和小姑娘身上的積雪,對著漢子咧咧嘴,示意兩人都沒事。

    一劍擊斃那團黑煙后,鐘離并沒有什么欣喜的神情,對著幾人正色說道:“都不要掉以輕心,剛才雖說只是個不入流的枯骨小鬼,但誰知道后面還有什么鬼東西。老夫先散出劍意,你們都機警點,不要著了妖物的道。”

    李清風顫抖著手指了指山路四周的樹林,輕聲說道:“那里面,都是些什么...”

    只見密密麻麻的樹林里,快速游曳著一道道滾滾黑煙,不停地哀嚎低吼,極為滲人。

    鐘離將長劍置于一行人上空,不斷有紅色劍氣產生,震懾著周圍的污穢之物。

    那些黑煙好像對此極為忌憚,繞著一行人飛了幾圈,便緩緩地向遠處游去。

    鐘離突然感知到了什么,回頭眺望。只見一道血紅色的云霧憑空出現,在山林里留下了沉重地痕跡,宛若紅綾。

    老者神情凝重,如臨大敵,將長劍召回,緊盯著對面的云霧。

    一名黑絲拖地,身著紅衣臉色慘白的女子緩緩朝眾人行來。只見她嘴唇微動,可聲音卻在十余人耳邊響起,“沒想到妾身家中來了這么多客人,都先別急,妾身親自下廚,請一眾好漢去府上做客。有人肝,人血,人皮,都好吃極了。只是吃完之后,還請幾位留下幫妾身織件衣裳,織好衣裳夫君就會回來了。”

    那黑發極長的紅衣女鬼漸漸轉頭,突然看到身穿粉色小棉襖的李明月,似乎對她產生了極大的興趣,聲音繼續響起,“小妹妹,你這身衣裳真是好看,咱們換一下如何?”

    女鬼緩緩地褪下紅衣,小姑娘李清風等人看到后嚇得趕緊閉上眼睛。

    原來那紅衣女鬼衣服下的身軀,竟是沒有絲毫皮膚覆蓋,鮮血淋漓,還隱有白骨顯現,場景極為恐怖。

    鐘離手持飛劍,劍尖直指女鬼,喝道:“休要猖狂!你這妖物要想傷人,還要問問老夫手里的劍答不答應!”

    女鬼一路行來,身上的紅衣卻沒有絲毫異物沾染。只見她緩緩將紅衣穿上,遮住了那恐怖的身軀,嘴唇微動,聲音又是響起,“這位老人家為何對妾身這般羞辱。妾身不過是想請幾位去府上做客,吃個便飯而已,犯不著如此大動肝火吧。”

    老者隨著女鬼的話語傳出,心底的震驚感越為強烈。

    這等大妖隨便散發出的妖氣就能傳出數里之外,但是這女鬼近在咫尺,老者卻連一絲妖氣都沒感覺到。

    這種情況只有兩種可能才會出現,一是這女鬼修為通天碾壓老者,妖氣收放自如。二是這女鬼習得了仙家術法,才能得以自由收放妖氣。

    第一種自是不太可能,那么便是第二種。

    只是一位滿是邪氣的妖物,怎么會懂得那仙家術法,便是件值得捉摸的事了。

    鐘離不愿一行人陷入危險之中,緩緩沉下心神,臉不紅心不跳的平靜說道:“夫人雖是鬼物出身,但老夫剛剛細細查看了一遍,卻發現夫人身上殺氣極少,卻纏有怨念,不是那喜好濫殺的惡鬼。今日我等眾人打擾到夫人清修是我等不對,老夫便告罪一聲,還請夫人見諒。你我井水不犯河水,就此別過,如何?”

    女鬼聞言呵呵直笑,掩面說道:“老人家可真會開玩笑,妾身只是想請幾位去家中做客,怎么幾位卻擺出了這樣的陣勢?”

    隨后從發梢處取下了一枚簪子。

    啪的一聲。

    那簪子被女鬼折斷。

    剎那間,大雪四起,狂風呼嘯。

    女鬼輕輕拂去飄到身上的雪花,動作輕柔,只是清秀的臉龐卻不斷扭曲,“老人家是不是就想這么一走了之,把妾身一個人扔在這,就這么走了?!不行,妾身一定要把你們帶回去,全都帶回去!”

    鐘離見這女鬼突然便有瘋癲之狀,猶不死心,大喝道:“你我之間無冤無仇,何必如此咄咄逼人?就不怕行此傷天害理之事,惹得朝廷震怒來人將你挫骨揚灰,讓你這鬼物永世不得翻身?!”

    女鬼緩緩前行,一步一步走在深厚的雪地上,卻沒留下一點腳印與痕跡。

    “都要走,全都要走。夫君都好久沒回來了,那就你們來陪我織衣裳,織好衣裳,夫君便會回來了...”

    說到最后,那女鬼的聲音便小如蚊蟲,眼神迷離,仿佛在竊竊私語。

    鐘離手中長劍光芒更勝,又是大聲喝道:“莫非夫人真要與我等玉石俱焚?”

    老者見這女鬼真不打算放過一行人,心下有些擔憂,但還是對著身邊幾人冷靜的沉聲說道:“這女鬼看起來真是發瘋了,估計旁邊那些小鬼一會也會過來。你們抱團抱的緊密些,注意位置,千萬別散開。李兄弟,魏前輩,要真是打起來,掌柜的便交給你們了。”

    李金手握長達正色應道:“放心吧鐘前輩,我一定護得陳掌柜周全。”

    魏成臉色難看的瞅著那女鬼,實在忍不住罵娘道:“我真是日了他娘!怎么走到哪都能碰上這種事?老天爺你是不是看我長得太帥嫉妒我,就事事要往死里整?”

    鐘離一腳用力踏地,又是從袖口處拿出一道符箓,貼于手中長劍之上,只見劍身周圍雷聲更劇,紅芒更勝。

    天下萬法,雷法為尊,因為其至陽至剛的屬性,所以對于女鬼這等陰物有天生的克制作用。

    只是那紅衣女鬼見狀竟微微頷首,微笑道:“老人家還真有兩下子,竟是兩道威力不俗的雷符。妾身不過是個弱女子,用得著這么大張旗鼓的嗎?”

    鐘離沒有理會那女鬼言語,縱身一躍,瞬間便來到女鬼身前,隨后一劍斬向其脖頸處。

    那紅衣女鬼不躲不避,竟是直直的呆立在原地,受了這一劍。

    飛劍如入無物之地,沒有絲毫減速的劃過女鬼脖頸,頭顱被直接斬下,滾落在旁邊的雪地里。

    鐘離卻沒有片刻停歇,又是揮舞長劍,直接斬至無頭女鬼的腰間,紅衣女鬼在兩息內便被斬成了三段。

    只是那女鬼好像沒有受到絲毫影響,栽倒在地的上半身竟是拍手鼓了鼓掌,滾落在一旁的頭顱極為詭異的開口笑道:“老人家好身手,妾身真是拍馬難及。”

    話音剛落,兩段身軀和一顆頭顱竟是飛于一處,又組合起來,就連身上的紅衣都完好如初。

    眾人看到這樣的景象,皆倒吸一口涼氣。

    這女鬼難道是不死不滅?
熱門小說推薦: 靈懺 我有任務系統 龍武狂圣 無名劍者 絕武通天 諸天抽卡師 雷衍帝尊 隨機做夢變成龍 我的弟子從地球來 狂熱樂園 無敵從御獸開始 大佬穿越失敗了 萬妖神主 御獸進化商 紅塵之婆娑劫
澳门大小